亿秒网络-钉钉五星级服务商

钉钉官方服务机构
国家高新企业
·
钉钉五星级服务机构

钉钉发布钉工牌,对企业数字化转型来说意味着什么?

发布日期:2021-08-31 14:48:03   浏览量 :770
发布日期:2021-08-31 14:48:03  
770

数字工牌来了,实体工牌消失的日子还会远吗?


让每个普通人都具有使用数字化的能力,用数字化来创新。


一个刚脱贫的县城,没有一个程序员,学校要开发教务管理系统怎么办?


乡村教师彭老师,完全不懂代码,通过自学,用钉钉低代码的研发能力,建设了一套由40多个应用组合而成的数字校园教务管理系统,极大的方便了学校的教学工作。


时至今日,越来越多的企业与组织开始达成这样一个共识:数字化,已成为所有行业创新的底层通用逻辑。


但更重要的是,数字化的落地需要切实可行。数字化转型不只是让领导满意,而是需要让每位员工都能切实用起来。


「我们在走访柳钢时,看到工人现在也可以在空调房里完成自己的工作。柳钢冷轧厂的领导对我们说,如果数字化不能改变工人的工作环境,那就是没用的数字化。」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钉钉总裁叶军对媒体表示。


毋庸置疑,中国的数字化已经经历了20年,但依然有大量的业务场景没有被改造,大量的员工并没有享受到数字化带来的红利。


不过,这一切正在悄然改变。


8月24日,钉钉通过线上发布会的形式,正式向1700万企业组织推出「钉工牌」产品。


企业开通钉工牌后,员工可以使用数字工牌刷门禁、食堂买饭等,完全可以替代实体工牌。


此外,与钉钉报销系统打通后,员工差旅吃饭、打车、住宿时,用钉工牌支付后可以直接快速报销,不用贴一张发票。


(从左到右依次分别是钉工牌的身份码、访客码、支付码示意图)


在首席数智官看来,钉工牌的推出,意味着钉钉产品的用户视角,开始从老板转向了员工,更重视员工价值。


而背后的核心逻辑,其实是钉钉越来越开放的生态。


01 数字化需求全面爆发


数字化的大趋势毋庸置疑。


近几年,随着IT技术的越发普及,国内各行业都纷纷加强了IT技术方面的投入。


此前,艾瑞曾在《2020年中国企业级SaaS行业研究报告》中披露,中国企业IT支出占全球比重,从2016年的3.4%上升到2019年的5.5%;


而2017~2019年中国企业云服务普及率,也从54.7%增长到了66.1%;云计算市场规模也从2017年的693.1亿元,增长到了1612.4亿元。


技术投入持续走高的背后,反映的是企业越来越严峻的生存现状。


2016~2020年期间,国内企业的年利润增速,从“+7.9%”一路下降至“-37.4%”,并不断加速下降。


企业整体利润空间逐年递减,意味着过去粗放式的经营方式已经失效,企业迫切需要依靠数字化技术进行精细管理,以应对越发激烈的市场竞争。

例如,卡宾服饰会监控服装单品销量,一旦发现潜在爆款单品,可以直接通过钉钉在线向供应商发起追单,根据销售曲线判断追单数量,最终实现爆款销售。


通过技术手段实现科学的商业决策,已经成为了目前全行业的朴素认知。


无论是大到启动一个数千万元投资的整体数字化转型项目,还是小到一个学校的课程管理。


总之,各个业务通过数字化实现的需求已经全面爆发。


但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并非所有企业都具有充足的技术和资金实力,来投入开发一个能够匹配自己实际业务需求的工具。


在过去绝大多数时间里,大多企业业务人员与系统开发人员之间都存在一种几乎「不可调和」的矛盾:业务抱怨开发不懂业务,而开发反驳业务不懂技术。


这种业务与开发相互指责的问题并非个别存在,而是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普遍现象。


此外,更多中小微企业由于业务规模小、技术资源有限等原因,在某些业务需求上无法调配开发资源,甚至根本就没有技术人才。


「比如刚刚脱贫的古蔺县,根本找不到程序员。而县城学校又希望通过数字化手段来管理教学教务。在没有低代码的时候,这个需求真的很难实现。」叶军直言。


02 「平民开发者」


面对持续爆发的数字化需求,业务与开发互相换岗学习不失为一种对上述矛盾的解决方案,但直接的方式,无疑是业务人员自己开发系统。


「低代码开发时代,人人都是创新者。你只要了解自己的业务,就能创建应用,实现业务数字化。」


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曾在今年5月的阿里云北京峰会现场表示。


彼时,钉钉对外推出了国内首个低代码开发聚合平台——「搭」低代码应用广场。


这也是钉钉自今年1月战略升级为企业级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平台以来,在产品和生态上的重要落地。


截止今年3月31日,钉钉平台应用总数超过百万,3个月增长了近一倍,其中低代码应用3个月时间增长了近38万,增幅超220%。


从这一数据来看,很显然,业务人员更希望通过低代码自己进行研发。


发动一线员工之力进行业务系统开发这件事,其实也是数字化转型趋势的需要。


Gartner的一份调研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在进行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会涉及很多更加个性化的企业级应用场景,比如合约、公章等。


而要满足所有业务场景需求,需要开发至少5亿个新App,花费4年时间才能完成。这比过去40年的开发量总和还大。


但事实上,优质的开发者资源是非常稀缺的,很多企业并没有很充足的开发资源可供调配。


有的企业甚至连哪怕一个程序员都没有,这种情况在一些传统行业(如制造业)企业并不少见。


所以,为了突破需求瓶颈,低代码/无代码技术开始被重新重视,让企业中那些具备行业知识,但不具备开发能力的员工,通过低代码/无代码平台,快速完成所需业务系统的搭建。


由此也产生了许多「平民开发者」。像前文提到的钉钉案例——古蔺县的彭老师就是其中之一。


如今,非技术背景的人们不再像过去一样只能被动等待使用开发者开发出来的应用系统,他们自己就可以通过低代码/无代码技术,来解决自身业务场景中一直存在的问题,而企业或组织机构也可以因此受益。


03 toB产品要思考员工的体验


在我们看来,除了能够解决业务需求与开发资源之间的矛盾之外,钉钉通过低代码平台「把锤子交给工人」,背后也体现着钉钉产品思考视角的转变。


钉钉之所以能在企业级产品市场中立足并快速扩张,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过去钉钉非常契合企业主对公司管理的需要。


例如DING功能、防作弊考勤、消息已读未读提醒等。


在过去大多数时候,我们很容易听到员工对钉钉的抱怨,而老板对钉钉却是普遍认可的态度,否则钉钉也不可能有今天1700万企业组织数的成绩。

钉钉过去的成功,是抓住了企业主这一核心用户群体。


但在站稳脚跟之后,如今的钉钉,也在开始思考如何让自己的另一个核心用户群体——员工提升产品使用体验。


其实,包括钉钉搭低代码平台,还有此次上线的钉工牌,都是越发强调员工在钉钉这个平台上的价值与感受的体现。


低代码本身并不新鲜事物,钉工牌也不是什么大产品。但这一系列的产品升级和功能推出,很明显是希望让员工可以在使用产品的时候更加简单,改变人们对企业级产品「复杂、难用」的固有印象。


据叶军透露,会议产品研发时,找了阿里自己的保洁阿姨,在没有任何钉钉员工的帮助下,独自完成了一次音视频会议的发起。


这件事给了叶军和钉钉团队很大震撼。


因为这意味着每个企业的工作人员、服务人员都能够在数字化的时代受益,都能够享受到更好的工作环境和更好的工作体验。


企业的决策者固然是企业级产品的重要用户,因为他们是买单者。


但在数字化时代下的今天,一个企业级产品的用户正在变得越来越多元化。


今天To B产品的用户已经不仅仅是CEO,而是更多的一线员工。


叶军直言:「越来越多的企业希望用数字化改变组织和业务创新,所以我们思考,如果将数字化能力让渡给每一位员工,这个进程就会极大加速。

如何服务好管理者和一线员工,是我们今天数字经济时代下toB产品必须要思考的问题。这与以往传统软件时代有非常大的不同。」


在叶军看来,To B产品要「往前多想一步,多做一步」,这样用户就能减少一步,让每一个员工都可以低门槛的使用工具。


04 钉钉的开放性


钉钉这种站在员工视角的考量,其实也是其「开放性」的体现。


事实上,当我们把时间轴拉长就会发现,无论是今年年初钉钉的战略升级「协同办公与应用开发双平台」、「低代码平台上线」、「开放音视频、HR能力」,还是现在的钉工牌,钉钉都给我们传达了一个越来越开放的论调:


让每一家企业,每一个普通人都具有使用数字化的能力,用数字化来创新。


从技术层面来看,钉钉作为协同办公和应用开发的底座,开放了账号、通讯录、沟通、协同等钉原生的能力,并借助小程序、主数据、统一账号、低代码等平台集成输出,帮助客户快速搭建业务应用,可发布到多个场景里(例如:群,工作台,服务窗等)提供给企业全员使用,助力业务全面数字化。


据悉,钉钉已开放1300个API接口,低代码用户、ISV伙伴可直接使用钉钉的IM、音视频、机器人等基础技术,智能人事、教育等业务场景能力等,并可以通过钉钉低代码应用市场,开放赋能给更多企业。


当然,即使是钉工牌这个小功能,也需要具有非常好的开放性。


因为它需要和企业IT系统进行深度集成,与合作伙伴进行集成,从而打通差旅、餐饮等各种各样的场景。


从整体toB业务的视角来看,toB业务本身就需要更多的开放性,需要有更多的生态合作伙伴共同参与。


因为各行各业的解决方案差异都非常大,很难通过一个toB产品满足全场景需求。


这种开放性,让钉工牌产品与以往静态工牌、甚至是比原来很多封闭型的系统设计相比,都会有截然不同的效果。


它的可扩展性,让钉工牌可以变成一个数字化的活工牌。


「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合作伙伴与钉工牌连接,未来也许我们不再需要实体工牌也有可能。」叶军说。


05 钉钉开放的边界


但有一个问题:越发开放的钉钉,到底什么自己做,什么开放给生态伙伴?


钉钉的边界在哪里?


这个问题,其实钉钉自己内部也讨论过很多次。


实际上,钉钉在开放的同时,也一直保持着自己的边界。


钉钉最重要的边界,就是通用能力和业务能力的边界。


其实从钉钉在低代码平台能力开放方向就不难发现,钉钉开放了自己的通用能力,让生态合作伙伴和使用者自己利用这些能力去做进一步开发。


叶军对媒体坦言,在2019年做「浙政钉」的时候,钉钉就与客户共同梳理了钉钉的边界。


「他们认为,钉钉首先应该要去干一些最基础的、与业务无关的、通用的能力。」


所谓跟业务无关是指没有行业化的特征。因为在钉钉的生态里,每个行业都已经有一些公司,钉钉不应该去跟他们竞争。


还以低代码为例。


钉钉的原则,是要介入到非行业化特征的基础平台的能力。


而低代码平台,天生是一个aPaaS,是一个典型的与业务逻辑无关的平台。它架设在云之上,而云和业务逻辑也无关。


于是,我们就能看到,钉钉的低代码「App Store」,交给了氚云简道云这些低代码生态合作伙伴。


事实上,钉钉原本就是依靠生态取得成功的,就像Salesforce,从CRM切入,随后引入ISV,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底层平台。


据叶军此前接受采访时介绍,目前,钉钉上有6类生态合作伙伴。


钉钉天生就是靠生态成功的。


就像Salesforce,它一开始自己做了CRM,后来不停收购,最后大家殊途同归,都是在打造底层平台的能力,希望能够吸引更多生态进来。 


目前,钉钉的生态参与方还是挺丰富的,主要有六类:


第一类、是公开销售的软件开发商ISV;


第二类、是钉钉上近1700万的组织,每个组织背后都有几家一直在合作的软件公司,他们在钉钉上帮这些企业开发软件;


第三类、是钉钉的服务商,因为toB产品需要服务商去部署、培训、日常运维;


第四类、是钉钉全国各地的渠道商; 


第五类、是钉钉长期的合作伙伴,包括蓝凌、洛可可、销帮帮等;


第六类、是钉钉上的几十万开发者。随着低代码开发平台的普及,未来将会增长到上百万。


这六类合作伙伴,组成了钉钉的生态,也是钉钉赖以生存的支柱。叶军坦言,钉钉很多大客户的订单,大部分收入都是生态的。


从最开始钉钉切入企业管理,到开放集成企业原有系统,再到开放各种能力接口,最后到如今开放低代码平台,更加开放的钉钉,走出了一条自己的toB产品的道路。


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企业级产品,钉钉无疑是成功的。


但我们更希望看到那些在钉钉上实现自主创新的人们,用数字化的方式,为自己创造更好的生活。


因为每一位使用者,都是钉钉的未来,更是中国数字化的未来。

数字化转型
钉钉
钉工牌
地址:
全国客服电话:
浙江亿秒数字科技有限公司-五星级服务机构
联系我们 CONTANT US
钉钉杭州服务商 | 钉钉服务商| 钉钉应用定制 | 钉钉定制服务商| 数字化解决方案商 | 乡村钉服务
Copyright©2020| 版权所有:浙江亿秒数字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未来PAPK钉钉空间3幢A座7楼 (阿里钉钉园区)
· 钉钉企业数字化服务
云计算支持 反馈 枢纽云管理